<ins id='law1q'></ins>

<dl id='law1q'></dl>
  • <tr id='law1q'><strong id='law1q'></strong><small id='law1q'></small><button id='law1q'></button><li id='law1q'><noscript id='law1q'><big id='law1q'></big><dt id='law1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aw1q'><table id='law1q'><blockquote id='law1q'><tbody id='law1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aw1q'></u><kbd id='law1q'><kbd id='law1q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law1q'></i>

    <code id='law1q'><strong id='law1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 id='law1q'><div id='law1q'><ins id='law1q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law1q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span id='law1q'></span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law1q'><em id='law1q'></em><td id='law1q'><div id='law1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aw1q'><big id='law1q'><big id='law1q'></big><legend id='law1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盜墓者說之──婉兒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性欧美videnfree另类_性欧美z00人猪_性直播视频

            明末清初時,在六安的“倒鬥子”行當中,有一個人是比較特殊的。其一,這個人不住在花井欄巷,而是住在“倉房拐”;其二,這個人是地地道道的六安“土著”,不像花井欄巷的那些人是從外地遷來的。全六安沒幾個人知道他姓甚名誰,隻知道他的綽號叫“大甩子”。敬重他或和他交厚的,則叫他一聲“甩哥”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甩子”是六安的一句方言,跟“傻子”的意思差不多。六安人要說人傻,便會罵他“甩頭巴嘰的”。意思似乎是說這人不隻是傻,而且傻得冒泡。但大甩子被稱作“甩”,應該說有點兒冤枉。大甩子其實一點兒也不甩,他機靈著呢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大甩子不光機靈,長相也不賴,個頭有個頭,身板有身板,面相有面相。要是在現在,走在大街上肯定會被人喊“帥哥”的。可那時人們更重視的是吃得怎樣穿得如何,一個男人傢,長得帥不帥並不重要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大甩子的相貌資源生在當年確是有些浪費瞭。大甩子在一般情況下是機靈的,但他確也有“甩”的時候。那就是他在遇上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的時候,他的智商就會急驟下降。在那種時候,他的腦子已完全失去瞭思維判斷的能力,成為一團漿糊瞭。在一般人的眼裡,這是大甩子的可悲之處。可在女人的眼裡,這卻也正是他的可愛之處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大甩子在“倒鬥子”行當裡是很有一套的,他常常得手,且每隔三兩個月總能掏到好玩意兒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大甩子在掏到好玩意兒之後,會立馬將它們變成銀子,然後揣上銀子急急火火地往溢春苑裡趕。溢春苑是六安城裡的一傢青樓,裡面有個女子叫“婉兒”。這個婉兒不僅人生得花容月貌,且天性聰穎,善解人意,加上有一副黃鶯般的歌喉,實實是讓男人們骨酥腿軟眼直心蹦的尤物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兩年前,大甩子偶然進瞭一次溢春苑,遇上瞭婉兒。從此,婉兒便成瞭他的整個世界。他將十多年來“倒鬥子”得來的一點積蓄,全部送進瞭溢春苑,花在瞭婉兒的身上。說來也怪,這個婉兒在溢春苑是頭牌,平日裡遇到的豪紳巨富、達官貴人也不少,卻偏偏對這個大甩子上瞭心,三天不見他進來,便要托人帶口信過去催。可是,像溢春苑這種地方,可不像百姓傢的菜園門,想進就進的。兜裡至少要不揣上個十兩八兩銀子,進來連杯茶都吃不上,更甭說見姑娘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溢春苑裡的人,都把大甩子看做一個神秘的人物。因為到溢春苑裡的男人,大都穿著一身的綾羅綢緞的行頭,車來轎往的,顯得氣派闊氣。愣大甩子則長年隻穿粗佈的衣裳,來去都是安步當車,且又是獨來獨往的。惟獨在出手上,有時倒是比那些富紳們還要大方。至於大甩子到底是做什麼營生的,溢春苑裡誰也不知道,包括婉兒。一個男人,既有錢又年輕又帥氣且又不顯擺,這就相當地吸引人瞭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大甩子也不是總有錢,但沒錢的時候他絕不會去溢春苑。大甩子是個有血性的男人,他可看不得老鴇那張說變就變的陰陽臉。可婉兒卻一再表示請他盡管來,不管身上方不方便都行。因為她還有些私房銀子,盡可以貼補一二。其實她有個心思,就是想讓大甩子存些銀子,再加上自己的積蓄,用這些銀子給自己贖瞭身,跳出煙花江湖,出去和大甩子和和美美地過一過完全屬於自己的小日子。她生出這樣的從良之心已經好幾年瞭,隻是一直沒有找到合意的人而已。現在遇上瞭大甩子,她覺得這是天賜的緣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終於有一天,大甩子在婉兒的房間裡喝高瞭,酒後吐真言,將自己的生財之道吐露瞭出來。正是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,他的酒後之言恰巧被站在一旁侍候茶水的小紅聽去瞭。小紅是婉兒的小姐妹,婉兒看她就像親妹妹一般的。當時六安一帶有好幾個當地大戶人傢的祖墳被盜掘,告到瞭官府。官府便貼出瞭懸賞文告。說是隻要幫官府查出盜墓者,便賞白銀五十兩。那時候,五十兩可不是小數,它可以買一個大宅子或者幾十畝地呢!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小紅思來想去,到底經不住五十兩白銀的誘惑,向官府告瞭密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於是,大甩子被捉拿歸案,鋃鐺入獄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在清初,挖墳掘墓原本就是重罪,何況大甩子挖的是當地大戶人傢的祖墳,自然是罪加一等。不消說,關上幾個月,到瞭秋決,拉出去斬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婉兒身單力薄,救不瞭大甩子,心痛欲絕。待大甩子死後,買瞭一口上好的棺木,雇瞭幾個人,將大甩子厚葬瞭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婉兒回到溢春苑,叫廚子炒瞭幾個菜,將小紅叫到房裡,說:“總算瞭瞭一樁事,今兒咱姐妹倆喝兩盅,解解乏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小紅心裡有鬼,雖有顧忌,但也不好推托,隻得虛與委蛇,推杯換盞陪著喝瞭幾盅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酒過三巡,婉兒道:“小紅,姐姐平日裡待你如何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姐姐待小紅恩重如山。小紅在溢春苑,全仗姐姐照應的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既如此,你幹嗎還要害我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小紅一聽,嚇得花容失色,連忙跪倒在地,說:“姐姐怎麼如此說,小紅不懂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婉兒冷笑一聲,道:“你還想抵賴,你賣甩哥的五十兩銀子,不會這麼快就花完瞭吧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聽瞭這話,小紅知道瞞不過去瞭,隻好一邊磕頭,一邊哭著說:“隻怪我一時迷瞭心竅,求姐姐饒瞭我這一回吧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婉兒冷冷地說:“你還是去求甩哥饒你吧!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小紅道:“甩哥已不在人世瞭,叫我如何去求他呀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這不難,”婉兒盯瞭小紅一眼,“我們很快就會和他見面的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“姐姐,您說什麼,您氣糊塗瞭吧?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婉兒搖搖頭,平靜地說:“我在我們剛才嚼的酒裡已下瞭藥瞭!”